1月1日,一位市民在獻花後默哀,祭奠踩踏事故中的遇難者。新華社發
  他們的生命距2015年僅一步之遙

  悲劇發生時有人抬人自救,有一種溫暖撫慰傷痛
  據新華社電 正在讀大學二年級、擔任學校漢服協會會長的雲南女孩杜宜駿距離閃亮的2015年只有“一步之遙”。她給這個世界寫下的留言是,想找人幫她在2014年最後一天的課程請個假。
  “我們一家人想來外灘跨年的,結果現在孩子在醫院里情況不明,我又是著急又是心痛。”凌晨3點,殷女士在上海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室對記者說。蒼白的臉色、凌亂的頭髮和留著腳印的羽絨服,都說明她剛剛經歷了一場悲劇。
  外灘大樓上有人撒代金券
  安徽小伙吳濤當晚去外灘看燈光秀、參加跨年活動。“當時很多人擁擠在外灘平臺、上下臺階以及下麵的馬路上。真的是人山人海。”吳濤回憶說,“後來就聽到有人喊,樓上撒錢了,人群就開始騷動起來。”
  據瞭解,在23時30分許,與外灘觀景平臺相隔一條馬路的外灘18號建築的三樓窗口,疑似某商家在往窗外撒“美金”。經記者多方核實,群眾口中所謂的“美金”,是某酒吧印有“M18”、“100”字樣的代金券,記者在一位陳先生的手機里看到了這張代金券,外觀的確和美元紙幣類似。
  “當時先是那幢大樓底下的人開始騷動起來。晚上風大,樓上那人也撒了很多‘美金’,不少都隨風飄到了觀景平臺這裡,引起小孩和年輕人的撿拾,進而引發了混亂,導致了踩踏的發生。”
  12歲男孩衣服上全是腳印
  殷女士一家7口當晚一起到外灘,想看浦東的燈光秀。雖然她們三個大人儘力去保護孩子了,但她12歲的兒子還是不幸受傷,正在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。她的嫂子骨折,在另一家醫院救治。
  “我嫂子的孩子18歲走在前面,當中兩個小孩跟著,我護在中間,我兒子跟在我後面,然後是我哥哥嫂子。”殷女士回憶說,“當時人特別擠,所以我們幾個幾乎是一條直線在走。”
  殷女士回憶說:“當時不知道誰喊了幾聲,然後在臺階上就有幾個小年輕在那裡起哄擁擠。本來臺階上就擠滿了人,平臺上的人想下來,下麵馬路上的人想上去,我們被擠在當中。很快就有女孩子摔倒、尖叫,然後人就這樣一層層倒下去。”
  “人群一亂,我趕緊把前面的兩個小孩給護住,等我想回頭叫我兒子時,發現已經被擠下去了。”殷女士說,“等後來把他救出來時,他的棉衣翻過來套在頭上,額頭烏青,脖子上有兩條很深的勒痕。嘴巴和鼻子里有血流出來,衣服上全是黑黑的腳印……”言罷,她泣不成聲。
  游客第一時間展開自救
  來自陝西的餘女士當晚和同事、朋友一起約了去外灘跨年。踩踏事故後,她的一位24歲的女同事正在醫院里被搶救。
  “當時到處都擠滿了人,想轉個身都很困難。我和朋友被困在當中的階梯上,上也上不去,下也下不來。”餘女士回憶說,“後來人群開始混亂起來,我們想往下走,但是根本擠不下去,我感覺被擠得都沒辦法呼吸了。當時旁邊也看不到警察維持秩序,很多摔倒的女孩子尖叫起來。”
  餘女士說:“當時我身邊有個男的,他老婆摔倒在地上後,直接爬到人群上面,大喊‘警察,救命’,但周圍太嘈雜了,聲音傳不出去。後來警察過來維持秩序,讓我們往上面走,但是上面的人不後退,我們根本上不去,擁擠中很多人摔倒了,發生了踩踏。”
  “大概十幾分鐘後,人群陸續穩定下來,有游客開始往外抬人或者自救。”餘女士回憶說,“我送我朋友來醫院,那輛救護車上四個傷者都是女孩子,只有一個是清醒的,不停地在嘔血,另外三個都陷入昏迷。我真的不敢回想那個畫面了……”
  市民到現場獻花默哀
  雖然事情從發生到處置,相隔約半小時,但現場目擊者稱,看到了滿地的背包、鞋子、手機……傷員被第一時間送至就近的長征醫院等四家醫院搶救。一名急診護士悲痛地說,在搶救垂危傷者時還能看到他們的口袋里手機不停地在閃爍震動,但一些年輕的生命在抵達醫院前已匆匆告別了人世。
  上海警方1日表示,由於事發當晚人流密集,23時30分發現客流異常增多時,民警未能迅速進入現場,進入所用時間比正常時間多一些,大約5到8分鐘。警方還表示,對於當晚發生的不幸,既深表遺憾,也深表痛心。
  1日,陸續有上海市民自發來到陳毅廣場獻花默哀。清晨,家住楊浦區的退休教師陳希茹老人輓著老伴在獻花人群中默默誌哀。老人說:“離開的都是一些孩子啊,他們對什麼都很好奇,太可惜了。”
  廣場上一名警官說,1月1日晚,黃浦江對岸(浦東)的上海中心亮燈秀被取消了,外灘的護欄還要增加,以防游客人群聚集而帶來危險。
編輯:SN010
創作者介紹

winning

ot57ottec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